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時光烙印

又是歲末年初之時,行走於冰冷的空氣中,天色有些陰沉的昏暗,微微的冷風吹在臉上如刀割一般,路旁光禿禿的枝幹在寒冷的氣流中,昂首挺立,每個行人的臉色都是如此凝重,步履匆匆,身旁的車子逐一急速而去,穿梭於這個城市的每個角落……
  一切的一切,都在時光的軌道裏按部就班,如此井然有序,安靜,而又祥和。
  而五顏六色的生活,也在時光的縫隙裏熙熙攘攘,每一天都是如此匆忙。時光,於我們,於生活,帶走了多少東西?又在我們的記憶裏留下了多少刻骨銘心的烙印?
  
  有時候拼命的想要抓住歲月的尾巴,特別是在臨近年關之時,總渴望留下自己最斑斕的印記。可是,歲月,容不得我們遲緩,她像一個滄桑的巨人一樣,表情凝重,毅然向前,絲毫不會顧及到我們心頭的失落和感傷。於是,我們漸漸學會了隱忍,習慣了穩步向前,一路追隨著歲月的痕跡,在如流的歲月中跌跌撞撞,卻也不亦樂乎。
  一直,執著的以為,世間的萬事萬物自有定數,所以,很多時候,我都告訴自己做個隨意的人,於人於事,不要強求,不要苛求,做個安靜、踏實的女人,簡單、快樂就好。可是,生活並不是單一的顏色,她總是會變著戲法的給我們這些單純的孩子最嚴峻的考驗。
  於是,累了,倦了。身心的疲憊讓我們暫時忘記了生活的本真。消沉的時候,總是會給心靈極端的壓力,曾經有一段時間,不知道如何發洩出心裏的情緒,極端的消沉,極度的疲憊,總想閉上眼睛再也不要醒來。曾經,一直自以為文靜的自己這輩子都不會與香煙有染。可是在那段快要窒息的日子,我是如此渴望通過香煙來麻痹自己。手裏拿著一支未點燃的香煙,那一刻,我認定,點燃它,它就會是我救命的解藥。我甚至幻想著自己噴雲吐霧,整個房間的氤氳,可以讓心裏所有的壓抑釋放的淋漓盡致。
  終究,我還是沒有足夠的勇氣點燃那支被我視為解藥的香煙,因為,在那個衝動的瞬間,眼淚告訴我,這個解藥並不適合我,也不是我靈魂裏所需要。隨即,我狠狠地將那支煙攥在手心,直到將它扭曲成碎末。
  香煙的誘惑無疾而終,是夜,緩緩起身,打開窗戶,大片大片的寒風,從衣領、袖口,直入心骨。閉上眼睛,用心感受著寒冬深夜的淒涼和冷漠。靈魂裏的掙扎和壓抑,噴之欲出,那些歲月裏刻骨銘心的痛,搖擺著,飄忽在夜色之上,靈魂之下,漸行漸遠……
  
  一直,很喜歡一句話,“白天不懂夜的黑”,就像別人不懂自己的傷悲一樣。經歷了種種生活的大喜大悲,越經歷越緘默,越曆練越深沉,逐漸的不喜歡隨便將傷口揭給別人看,因為我漸漸懂得,有些時候,別人看的是熱鬧,而痛的,始終是自己。
  沒有誰可以真正將誰的難過感同身受,也沒有誰能夠將誰的憔悴盡收眼底,到底,一切的一切,還是需要自己去衝破靈魂的枷鎖。
  不過,還是異常感謝,身處低谷的時候,有那麼多的朋友和親人真心相伴。她們的溫暖,就像冬日的暖陽一樣,不張揚,不做作,安靜而舒心,是那種由來已久的心心相惜。
  
  這些年,習慣了一個人安靜地站在窗內,放眼觀看窗外的世界,不管是白天還是黑夜,對窗的留戀,一直暗藏心底。喜歡,站在窗內,看窗外的燈紅酒綠,夜色如潮,看馬路上各式各樣的車子川流不息,看那冬日暖陽將時光雕刻的如此完美無暇、波瀾不驚。
  安靜地站在窗內,正如小時候一般那麼安心地躺在母親的懷抱裏,後來,母親走了,當我再次佇立於窗前的時候,就像躺在歲月的懷抱裏。歲月的廣袤和深遠,可以容納百川,包羅萬象,可以將身體的疲憊和心靈的壓抑,釋放在無限的空間裏。
  深冬,有陽光的日子,連心也瞬間溫和起來。那一扇窗,給了我太多太多的新意盎然,和無限的遐想的空間。有人說,上帝在關上一道門的同時,必定會為我們開啟一扇窗,由此,我認定,上帝對每個人都是公平的,人生的不同,大概就在於,每個人從自己的窗子裏,領悟到的是什麼吧。
  明明知道有些事情不做,永遠不知道結果。可是,有時候總是沒有足夠的勇氣去面對突如其來的一切,有時候總感覺自己太脆弱,生命太無力,所以,總是習慣性地躲在時光的背後,去窺視那些五顏六色的時光印記。
  而在錐心徹骨的痛過之後,生命潛在的能量才開始慢慢散發,以一種倔強的溫柔,呈現著生命義無反顧的姿彩。
  
  歲月輕輕的從指尖劃過,如此悠然,不著痕跡。一年的光陰,就這樣轉瞬即逝。而在新的一年,傳說中的2012即將到來的時候,我想,不論是世界末日,還是地球依然完好,我們都應該努力、積極的繼續去執著生命中的每一天。
  那些時光的烙印,穿梭在記憶的光影中,若隱若現。而生命中,所有愛過的、痛過的痕跡,宛如煙花一般,散落在歲月的懷抱裏,璀璨也刻骨。
  人生,就像四季的輪回一般吧,有冷亦有暖,無法躲避的時候,只能選擇面對。轉身,從容且美麗……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