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尋覓情人

有人說,讀書猶如找情人,須得性情相近氣質相合,我深以為然。
從小至今,也讀過一些書,也鍾情過很多作家。最初喜歡的是席慕蓉,她的文風清新淡雅,很合少女情懷。但年歲漸長之後就不再看了,而立之年,再讀情愁哀怨,嫌疑太重。之後迷上了杜詩。杜詩詩中有畫、畫中有詩,細細品味,真有種“大珠小珠落玉盤”的清麗,反復誦讀,更是滿口餘香,回味無窮。但時日稍長,就覺得他過於儒雅了,詩終究是太工整,難於渲染鋪展,難抒豪情大氣。於是喜新厭舊,奔蘇子而去。從老夫聊發到大江東去,從千裏孤墳到水落石出,果然行文自然,大氣磅?。怎奈蘇子情人太多,從古至今粉絲無數,多我一個無關痛癢。唉,此處不留人,自有留人處。走吧,再去找找。
李白怎麼樣?不行!酒氣太重,仙氣太濃,我輩凡人難望其背。溫庭筠呢?“斜暉脈脈水悠悠”,這情感抒發得細膩悱惻,纏綿動人。唉,好是好,只是小女子天生駑鈍,“情”字一竅尚未全開,一見這纏綿陣勢就頭皮發麻,“情”字弄人害人無數,遠離是福。再找找吧!
情人啊,你在哪里?我遍翻書籍,沒有契合相屬之人。知己難尋,情人更難尋!
忽一日逛書店,於犄角旮旯覓得一本《金聖歎評點才子古文》,一讀之下,十分衷情。此人天下奇才,風流奇崛,其批評文字雅訓、透脫、精妙。“聖歎性疏宕,好閒暇,水邊林下是其得意之處”。是時,金以其“驚才絕豔”令“天下後世之酒邊燈下之快人恨人”興發讚歎,“所至傾倒一時”。我略略一翻,遂至傾心,抱書欣然而歸。
午後睡起,拿一雪糕,讀金聖歎《不亦快哉三十三則》。於會心處,每仰頭大笑。此人性情如此率真、可愛,真古今第一情種也。
其中,最顯其性情的,要數聖歎之死。在即將就戮的時候,他叫劊子手附耳過來,低聲留下最後遺言:“五香豆腐乾與花生米同嚼,有火腿味道”。刀起刀下,人頭落地。這就是金聖歎,誠於衷,形於外,嘲諷功名利祿,提倡閒適人生,沒有偷心、巧心、矯揉造作的心,本具著活潑自然的生機,本具著天真浪漫的生氣。
嗯,有如此性情之情人,我心足矣。
文君曰:春日午睡起,吃雪糕讀金聖歎書,不亦快哉!
返回列表